做弊者在砌牌时,凭记忆和熟练手法把三张或四张相同的牌堆放在一处,然后凭打般子来搬起自己暗整的牌,或暗杠.或成暗刻等待开杠。如遇自己坐庄.自己在第二三垛中整进四张相同的牌,在六七垛中整进两副对牌.自己拿一牌,仍可吃碰捷足先登。而暗杠他人是抓不到的.尽可放心。如掷上别点,自己也已记死牌.待机调牌。以下家坐庄,自己在第1I, 12垛牌中堆放三张红中.以下家打四点.说声“不服侍’.让下家从自己牌墙第5垛开始拿牌,自己仍可得到3张红中成为一副暗刻。别家打出红中.他绝不费力开一明杠。如对门掷敬.自己可在五六垛或九十垛堆放。
      为了更有其隐蔽性,抓到杠后你不可立即开杠。要在抓牌经过当中快速和自己手里的牌调换一下而后喊:“又抓到个绿发暗杠!”这样他人就不会怀疑你一手抓个暗杠,你的掷般很杠法就会得逞。
      所以打麻将必须掷两个般子,如打到谁处,谁又重新掷过.两次掷点相加方可避免这类做弊现象。
      堆放刻子或杠子还有个科学性,即杠往前放而不往后放,即“前杠后对”或“前刻后顺”。比如上家坐庄,你可在五、六垛巾堆放晌杠或睛刻绿发,上家打出二点。你是必抓无疑,而你的对门,仅仅是抓二副对子或一副顺子。如若掷上六,你即可抓二副对子或一副顺子,那末,绿发进人 牌垛尾牌.这个天机是不会泄漏的。